东海市,国际机场。<br><br>  “快!”<br><br>  “快!”<br><br>  几十个身穿黑色西装之人,冲向出口通道,一个个脸色极为严肃,如临大敌。<br><br>  周围的乘客,急忙让开,不知道是什么人物,竟然如此阵仗。<br><br>  为首的一个西装男子,紧紧皱着眉头,似乎想到什么,立刻转身离开。<br><br>  很快,机场外的步行道上。<br><br>  江宁坐在长椅上,缓缓吐出一口烟圈。<br><br>  “老爷希望你能回去,他很想你。”<br><br>  身后五步外,西装男子恭敬道。<br><br>  在其他人面前,西装男子高高在上,无人敢得罪。<br><br>  但在眼前的年轻男子面前,他感觉自己卑微到了极点!<br><br>  “想我?”<br><br>  江宁微微转头,脸上露出一抹嘲笑,“他是想我的权,还是想我的钱?”<br><br>  换做其他人说这样的话,西装男子会不屑,堂堂北方豪门江家,会觊觎别人的权财?<br><br>  但眼前的男子,不一样。<br><br>  他是江家,唯一的继承人!<br><br>  更让西装男子惊叹的是,他还是东方第一战神,实力强大,财富滔天!<br><br>  “十五年前,当他把我赶出江家,娶了那个狐狸精开始,江宁就死了。”<br><br>  江宁吐出最后一口烟圈,“现在的江宁,跟北方那个江家,没有任何关系。”<br><br>  他起了身,直接离开。<br><br>  “不要再派人来找我,否则,来一个,我杀一个!”<br><br>  恐怖的杀气,瞬间笼罩着西装男子!<br><br>  直到江宁的背影消失,西装男子紧握的拳头,才渐渐放松下来。<br><br>  他的后背,早已经被汗水打湿。<br><br>  在江宁面前,他竟然紧张了。<br><br>  机场停车场,早就准备好了一辆车。<br><br>  江宁上了车,立刻拨通一个号码。<br><br>  “阿飞,都安排好了么?”<br><br>  耳机里传来了声音。<br><br>  “地址给我。”<br><br>  说完,江宁直接挂了电话,他的手里,拿着一张褶皱的糖果纸,思绪一下子飘到了十五年前。<br><br>  十五岁的他,被赶出江家,流落街头。<br><br>  饥寒交迫之际,一个穿着朴素的小女孩,将自己手里唯一的糖果,送给了江宁。<br><br>  随后,他被一个神秘人带走。<br><br>  当他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在颤抖!<br><br>  三年后,他被誉为东方第一战神,那时的他,才十八岁!<br><br>  如今,十二年过去,战神之威,震撼全球,江宁却选择了归隐。<br><br>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小女孩。<br><br>  他忘不了,那双纯净的眼睛。<br><br>  他忘不了,那张善良的脸。<br><br>  将糖果纸小心翼翼收好,江宁深吸了一口气。<br><br>  若是认识的人在这,恐怕会大惊,这个强大的第一战神,竟然也紧张了?<br><br>  “我回来了。”<br><br>  汽车,疾驰而去。<br><br>  彼时。<br><br>  东海市万顺大酒店!<br><br>  可谓热闹非凡。<br><br>  东海市有名的林家,要在这里为孙女林雨真,招纳贤婿,引来不少人关注。<br><br>  酒店包间,林雨真坐在那,粉拳紧握,双眼通红,委屈到了极点。<br><br>  而站在一边的林母苏梅,更是气得脸色涨红。<br><br>  “林文,他们根本就没安好心!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拒绝老爷子!”<br><br>  她尖叫着,“难道你要看着女儿的幸福被毁了?”<br><br>  什么招纳贤婿?狗屁!<br><br>  苏梅才不会相信他们这么好心。<br><br>  林家从一个小作坊,用十五年的时间,发展成东海市三流家族,家主林霄算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典范了。<br><br>  林霄有三子,林强、林武和林文。<br><br>  林强接手了林家大部分产业,林武前往省会开拓市场,而林文却是在一场意外中,双腿残废,如今只能在家休养,受尽冷眼。<br><br>  这次为女儿招纳贤婿,就是林强跟林武二人怂恿老爷子做出的决定,还拍着胸口保证,一定给林雨真找一个优秀的男人。<br><br>  可结果呢?<br><br>  几个候选人,都是平庸无名之辈不说,甚至有一个,不仅比林雨真大了十岁,还有间歇性精神病!<br><br>  这哪里是给林雨真找贤婿,这根本就是要毁了她!<br><br>  林文此刻涨红着脸,心中同样愤怒无比,却依旧不敢忤逆老爷子。<br><br>  他知道老爷子林霄的脾气,向来说一不二,在林家,根本就没人可以违抗他的意思。<br><br>  “他是雨真的爷爷,不会害雨真的。”<br><br>  半天,林文红着脸挤出一句话。<br><br>  苏梅几乎要气晕过去,手指着林文,哭喊着。<br><br>  “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窝囊废啊!”<br><br>  她知道林文是孝子,以前对林霄就是言听计从,现在残废了之后,更是变得软弱,根本不敢忤逆林霄的意思。<br><br>  可不管让林雨真选择哪一个男人当上门女婿,都会毁了林雨真啊!<br><br>  他们这一家,会被整个东海市的人当成笑话!<br><br>  苏梅难过地哭,大骂林文,林雨真默默流泪,林文也只能用力抓着自己根本没知觉的大腿,暗暗自责无奈。<br><br>  “妈,你别说爸了。”<br><br>  林雨真挤出一丝笑容,绝美的脸上,两道泪痕。<br><br>  “也许,爷爷会给我找一个好男人呢。”<br><br>  她哪里不知道,这都是大伯跟二伯的意思。<br><br>  自己大学毕业之后,进入林家集团工作,短短两年时间,就做出了出色的业绩,将他们的子女压了下去。<br><br>  他们只是担心自己会争夺林家的产业,所以才怂恿爷爷,迫不及待给自己找个上门女婿嫁出去,这样一来,便没了争夺林家产业的资格。<br><br>  她知道,父母也都知道,可他们,却无力抗争。<br><br>  在林家,没人可以忤逆爷爷的决定,谁都不行。<br><br>  听到钟声响起,林雨真起了身。<br><br>  “走吧,爷爷等急了,又该骂我们了。”<br><br>  看着林雨真微微颤抖的身子,林文苦涩而无奈,他不敢看自己妻子,埋怨的眼神。<br><br>  他心里清楚,留在林家,虽然憋屈,但至少一家老小生活不愁,若是被赶出林家,那可怎么办?<br><br>  酒店大堂内,灯火明亮,宾客都到了。<br><br>  坐在上头的林家老爷子林霄,一身精致的唐装,拄着拐杖,红光满面。<br><br>  “恭喜啊林家主。”<br><br>  “恭喜林家主得到一个优秀的孙女婿!”<br><br>  一个个宾客恭维着林霄。<br><br>  “爸,时间差不多了,该宣布了。”<br><br>  站在一边的林强,身形魁梧,身上散发着一种气势。<br><br>  他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林雨真,大声道:“我们的招婿已经有了结果,选中的是最优秀的年轻人。”<br><br>  最优秀的年轻人?<br><br>  哼,他心里却是清楚,这个贤婿的选择,就是挑最差的选,甚至还有一些隐藏的疾病!<br><br>  只要林雨真嫁了,那林家的产业,就跟她没有关系了。<br><br>  林霄这个人,是绝对不允许林家的东西,落到外姓人的手里。<br><br>  “各位!”<br><br>  林霄站了起来,一开口,所有人都看了过去,“今天,我要正式宣布,我孙女林雨真的夫婿人选!”<br><br>  听到声音,林雨真身子颤抖了一下。<br><br>  她抬起头,看着站在上头的林霄,这个爷爷,似乎从小到大,就没关心过她。<br><br>  甚至她出生的时候,林霄都没有来看一眼,就因为自己是女孩。<br><br>  现在,他却要为自己选择丈夫,决定自己的人生。<br><br>  林雨真胸口起伏,她愤怒,她无奈,她张了张嘴想反抗,突然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林文,对她摇了摇头,眸子里满是祈求。<br><br>  她还是没有开口。<br><br>  “各位,经过我们林家的筛选,从十几名优秀的追求者中,选择了最优秀的那一个,成为雨真的丈夫,我希望,两位新人能得到你们的祝福!”<br><br>  林霄的话说完,台下一片掌声。<br><br>  在林雨真听来,这只是在嘲笑她,甚至是同情她。<br><br>  她眼眶微红,强忍着要流下的泪水。<br><br>  “爸,就是这个人。”<br><br>  林强取出一张精致的卡片,递给林霄,上面写着他们最后选出来的名字。<br><br>  他们早就调查清楚了,这个家伙毫无背景,是个孤儿,不仅过了三十岁,学历低,没文化,没特长,还是个流浪儿,可以说是个极为无能之辈。<br><br>  而且,还有间歇精神病。<br><br>  听说,这是会遗传的!<br><br>  这样一来,只要他跟林雨真结了婚,不只是林雨真跟林家产业再无关系,林雨真的孩子,同样别想从林家分走一分钱!<br><br>  林强看了坐在那的林雨真一家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得意。<br><br>  “接下来,我就宣布一下,最后的人选!”<br><br>  林霄老花眼有些看不清,眯了眯眼睛,认真看了一眼,才道:“这位幸运的年轻人,江宁!”<br><br>  旋即,所有人都转头,朝着酒店后门看去。<br><br>  入赘之人,当然只能从后门走进来。<br><br>  此时,后门打开,一个年轻人迈步走了进来。<br><br>  林文夫妻二人,不忍去看。<br><br>  他们知道,大哥只会选择最无能的人给林雨真当丈夫。<br><br>  林雨真却是转头,她想看看,会是谁,即将成为自己的丈夫。<br><br>  江宁抬头,两个人四目相对,彼此无言。<br><br>  他径直迈步走了过去,所有人都看着他,只是脸上的表情,除了嘲讽之外,就是幸灾乐祸。<br><br>  “江宁,恭喜你,脱颖而出,成为林雨真的丈夫,成为我林家的赘婿。”<br><br>  林强开口道,“你不用感谢我们,只希望你,未来能好好对待雨真。”<br><br>  在他看来,林家给了江宁这个流浪孤儿一个家,就是莫大的恩情了。<br><br>  林强走到林雨真跟前,轻轻牵起她的手,脸上满是关心。<br><br>  “雨真,来。”<br><br>  他牵着林雨真的手,将她带到江宁跟前,郑重将她的手,放在江宁的手上。<br><br>  这一幕,看得宾客又鼓起掌来,仿佛这是一场幸福的订婚宴。<br><br>  可林文一家知道,所有人,都只是在看他们的笑话!<br><br>  明天,整个东海市都会知道,林雨真有了一个无能的上门丈夫,这会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br><br>  林雨真头脑一片空白,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br><br>  她仿佛听不到了,也看不到了,甚至不知道宴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br><br>  宴会一结束,苏梅便哭着离开了,林文只能滚着轮椅去追。<br><br>  酒店门口,风吹在脸上,林雨真清醒过来。<br><br>  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江宁,她面无表情,只是声音有些沙哑。<br><br>  “大叔,我不怪你。”<br><br>  她轻声道,“你也是个可怜人。”<br><br>  江宁比她大了十岁,她喊大叔,似乎还更适合一些。<br><br>  江宁没有说话。<br><br>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br><br>  眼前的人,就是十五年前的那个女孩,她还是那么善良。<br><br>  即便在这种场合之下,即便受尽委屈,可为了父母能够有好的生活,她还是接受了。<br><br>  “哟,堂妹,恭喜恭喜啊。”<br><br>  突然,大门内走出一个人,拱手笑道,“恭喜你,有了一位优秀的丈夫!”<br><br>  优秀二字,故意咬得很重,满是讥笑。<br><br>  林雨真皱眉,轻咬着嘴唇,看了一眼林峰,秀拳紧握。<br><br>  “我爸他们为了你的终生大事,可是操碎了心,”<br><br>  林峰叹着气道,“现在好了,你总算是有了归宿,我叔也能放心啊。”<br><br>  说完,他不管林雨真苍白的脸,转头瞥了江宁一眼。<br><br>  这个无能的赘婿,就是他爸林强找来的,一想到资料上写的那些,他就忍不住笑。<br><br>  人竟然能废物到这种地步。<br><br>  “妹夫啊,进了林家的门,就要好好对我妹妹,”<br><br>  林峰幸灾乐祸道,“早点要个孩子,爷爷也会开心的。”<br><br>  “不管生下来的什么样,哪怕是个傻子,我林家也还是养得起的。”<br><br>  林雨真忍无可忍了,“林峰,你说够了没有!”<br><br>  “雨真,我是在祝福你们啊。”<br><br>  林峰道,“爷爷可是说了,希望你们早点生个孩子。我看啊,今晚回去,你们就把事情给办了。”<br><br>  这生出来的要是个傻子,那就更好笑了。<br><br>  “你!”<br><br>  林雨真抬起手,林峰顿时板起脸来。<br><br>  “怎么,你还想动手?”<br><br>  林雨真咬着嘴唇,愤怒而委屈。<br><br>  她今天敢打林家的长孙,明天他们家,就会被赶出林家!<br><br>  在林霄那个爷爷眼里,只有孙子才是林家的人,她……根本没资格。<br><br>  见林雨真放下了手,林峰更加得意了。<br><br>  从小到大,只有他欺负林雨真的份,林雨真就别想在他身上讨得一丝便宜。<br><br>  “我是为你好,你还不领情。”<br><br>  林峰故意叹气,“你爸残废这么多年,要不是林家养着,你们一家三口早就饿死了,现在还费尽心思给你找了个丈夫,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还想打我。”<br><br>  “要是被爷爷知道你想打我,后果……”<br><br>  林雨真身子都在颤抖。<br><br>  她愤怒地看着林峰,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br><br>  她转头要走,林峰却又还是拦着她。<br><br>  “雨真,这是爷爷的决定,你要是不满意,就找他说去啊。”<br><br>  林雨真委屈落泪,愤怒到了极点。<br><br>  “你现在想做什么?”<br><br>  突然,一直不说话的江宁开了口。<br><br>  林雨真抬头,看了江宁一眼,脱口而出。<br><br>  “我只想给他一巴掌!”<br><br>  “啪!”<br><br>  话音刚落,清脆的把掌声响起,林峰捂着脸,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甚至没来得及惨叫。<br><br>  脸上火辣辣的痛觉传来,他才反应过来,这一巴掌,是打在自己的脸上!<br><br>  是江宁打的!<br><br>  林峰楞了,林雨真也楞了。<br><br>  江宁竟然敢动手打林峰?<br><br>  他只是一个上门女婿啊!<br><br>  “你……”<br><br>  恍然间,林雨真吓得脸色都发白了。<br><br>  林峰会弄死江宁的!<br><br>  “你为什么要听我的话?”林雨真动了动嘴唇。<br><br>  “因为,现在你是我老婆。”<br><br>  江宁道。<br><br>  林雨真只觉得脑袋轰鸣了一声。<br><br>  她愣愣地看着江宁,怎么都没想到,江宁竟然会为了自己动手。<br><br>  打的还是林峰!<br><br>  这个林家的长孙!<br><br>  就因为……自己现在是他的老婆?<br><br>  “你找死!”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文学]回复数字“29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br><br>  林峰反应过来,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抡起一拳,朝着江宁砸去。<br><br>  从来就没人敢打他,更何况是林雨真的丈夫,一个没用的上门女婿!<br><br>  “咔!”<br><br>  他的拳头,刚到江宁跟前,便被江宁一只手抓住,旋即江宁猛地一用力,林峰手腕直接传来咔嚓一声!<br><br>  “啊——!”<br><br>  断了!<br><br>  林峰惨叫了起来。<br><br>  “这是我老婆,以后,谁都不准欺负她。”<br><br>  江宁说完,才松开了手,拉着还没回过神的林雨真离去。<br><br>  “我一定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br><br>  林峰捂着自己的手腕,痛苦不已。<br><br>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家找来的废物赘婿,竟然敢跟自己动手。<br><br>  林雨真完了!<br><br>  他们一家都完了!<br><br>  林峰快步朝着酒店里面跑去,也顾不得去处理伤口了。<br><br>  酒店包间内,林强还在那,跟几个生意伙伴聊天。<br><br>  “爸!爸!”<br><br>  林峰直接冲了进去,正在聊天的林强顿时皱起了眉头。<br><br>  “你父子俩有事谈,那你们谈,我们改日再聊。”<br><br>  几个客人起身离开。<br><br>  林强板着脸,哼了一声:“毛毛躁躁的,干什么!”<br><br>  “爸,我让人打了!”<br><br>  林峰咬着牙,“你看我的手,都被打断了!”<br><br>  “谁干的?”<br><br>  林强立刻站了起来。<br><br>  自己的宝贝儿子,连他都不舍得动手,谁敢下这么狠的手?<br><br>  “江宁!”<br><br>  林峰咬牙切齿,“就是林雨真那个上门丈夫!”<br><br>  他们刚刚给了江宁新生活,这小子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还敢对林峰下手。<br><br>  一个流浪儿,一个无能的窝囊废,他反了!<br><br>  林强大怒不已。<br><br>  “那个上门女婿打的?”<br><br>  资料里,江宁是个流浪儿,更是一个窝囊废,甚至还有间歇性精神病,恐怕是突然精神病发作了吧。<br><br>  “林雨真让他打我一巴掌,他就真的打了!”<br><br>  “我的手都给打断了!”<br><br>  林峰眼睛都气红了。<br><br>  他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br><br>  林强皱着眉头。<br><br>  “那小子有精神病,恐怕是精神病发作了。”<br><br>  他立刻让人喊来医生,给林峰处理伤口,“不要去招惹这种神经病,倒是林雨真,竟然敢让那个江宁打你,哼,我定不会轻饶了她!”<br><br>  “爸,把她赶出林家!”<br><br>  现在正是有个好借口。<br><br>  这件事要是传到林霄那,林雨真一家人都得滚蛋!<br><br>  连长孙都敢打,谁给他们的胆子?<br><br>  “林雨真现在负责的一个项目,正在关键时候,马上就要签合同了,若是现在把她赶出去,恐怕会有影响。”<br><br>  林雨真的工作能力极强,短短两年时间便拿下了几个项目。<br><br>  也正是如此,才让林强父子两个担心,怕林雨真彻底站稳了脚跟,会威胁到他们。<br><br>  “爸,项目都谈得差不多,派谁去都能把合同签下来,若是我签下这几个大单,爷爷肯定会更器重我。”<br><br>  林峰狠狠道,“赶她走!让他们这一家寄生虫,都去死吧!”<br><br>  ……<br><br>  彼时。<br><br>  江宁跟着林雨真,回了她家。<br><br>  一路上,林雨真还是有些楞神,怎么都想不到,江宁会为了她打人。<br><br>  清醒过来,她又不得不担心,江宁这一动手,恐怕就得罪了林峰。<br><br>  以那个混蛋的脾气,他一定会报复江宁的。<br><br>  “叮咚!”<br><br>  她摁了门铃,好一会儿,林文才开了口,看向林雨真的眼神,满是愧疚。<br><br>  “雨真,你回来了。”<br><br>  林文看到身后的江宁,表情一滞,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进、进来吧。”<br><br>  “不准进来!”<br><br>  江宁还没走进去,苏梅快步冲了出来,那张脸依旧还有泪痕,“给我滚!给我滚啊!”<br><br>  “都是因为你,雨真要成为整个东海市的笑话,是你毁了她!”<br><br>  “你给我滚!滚啊!”<br><br>  苏梅一边喊一边哭,一万个不愿意,让江宁成为她家的上门女婿。<br><br>  如果江宁优秀,那她勉强还能接受。<br><br>  可结果呢?<br><br>  江宁年纪比林雨真大十岁,还一事无成,甚至是个流浪汉!<br><br>  她丢不起这个人啊!<br><br>  江宁没有说话,转身要走,林雨真突然拉着他的手。<br><br>  “妈,让他进去吧。”<br><br>  现在让江宁出去,林峰肯定会找人要他的命。<br><br>  他是为了自己才动手打人的,林雨真不能不管。<br><br>  “雨真,他……”<br><br>  “他现在……是我丈夫。”<br><br>  林雨真咬着嘴唇,丈夫这个称呼,是那么陌生,仿佛带着针,刺得她心一阵疼。<br><br>  苏梅颤抖着嘴唇,绝望地摇头:“我不管了!”<br><br>  说完,她跑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br><br>  “进来吧。”<br><br>  林雨真轻声道。<br><br>  江宁点了点头,走进这看起来并不算大的屋子。<br><br>  林家在东海市也算得上三流家族,但林雨真家,却比一般人过得还拮据。<br><br>  “你跟我来。”<br><br>  林雨真怕苏梅又赶江宁,带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br><br>  房间不大,却是收拾得很整齐。<br><br>  林雨真从柜子里取出毯子,又拿出草席铺在地上,声音里透着一丝疲惫。<br><br>  “你最近就不要出去了,林峰不会放过你的,呆在我家,他至少不敢上门动手。”<br><br>  林雨真看了江宁一眼,实在很难想象,自己突然就有了一个丈夫。<br><br>  “以后,你睡地板,我睡床,我们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有问题么?”<br><br>  江宁没说话,只是点头。<br><br>  他知道林雨真肯定记不得自己,也不可能喜欢自己,甚至可能,还讨厌自己,因为自己突然就成了她的丈夫。<br><br>  但她始终是善良,因为担心林峰会伤害自己,宁愿自己委屈,也要把自己留下,保护自己。<br><br>  这个女人,长大了,还是这么善良。<br><br>  江宁犹豫着,要不要把糖果纸拿出来,想了想,还是没有。<br><br>  两个人默默无言,气氛有些尴尬。<br><br>  突然,林雨真的电话响了起来。<br><br>  她不禁脸色一白。<br><br>  “林雨真,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来林氏集团上班了!”<br><br>  电话是林峰打来的,趾高气扬,“哼,我爸已经把你开除了!你们一家人,就等着饿死吧!”<br><br>  说完,林峰砰的一声挂了电话。<br><br>  林雨真半天才反应过来。<br><br>  她被开除了?<br><br>  就因为她让江宁打了林峰?<br><br>  可从小到大,这个混蛋没少欺负自己,他又受过什么样的惩罚?<br><br>  林雨真委屈地想哭。<br><br>  江宁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br><br>  这个林峰,是找死么?<br><br>  江宁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br><br>  这个林峰,是找死么?<br><br>  竟然这么快就报复到林雨真头上。<br><br>  “他是我打的,这件事跟你没关系。”<br><br>  江宁直接道,“我会解决的。”<br><br>  “不。”<br><br>  林雨真摇头,红着眼睛,“你别去找他,他会要了你的命。”<br><br>  这个混蛋心狠手辣,是不会放过江宁的。<br><br>  “还有,这件事不能被我爸妈知道,不然他们肯定会把你赶出去。”<br><br>  江宁在自己家,林峰至少不敢上门伤人,他若是被赶出去,那林峰绝对不会放过江宁的。<br><br>  “不就是一份工作,林氏那边没了,我可以再找。”<br><br>  林雨真挤出一丝笑容。<br><br>  说完,她深吸了一口气,便去整理自己的简历了。<br><br>  江宁没有说话,对这个善良的女孩,他没有什么可说的。<br><br>  他能做的,就是让欺负她的人,付出代价!<br><br>  江宁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很短,却透着一股杀气。<br><br>  ……<br><br>  林峰现在很得意。<br><br>  只要拿下了这个项目,那他在林家的地位,自然又会再上一个层次。<br><br>  未来成为林家的接班人,那是名正言顺。<br><br>  他手上还绑着绷带,便带着合同,直接去了黄氏集团。<br><br>  “我找黄总,过来签合同的。”<br><br>  走到前台,林峰微微仰着头,一副高傲的模样。<br><br>  “先生你好,请问你有预约么?”<br><br>  “我是林氏集团的总经理林峰,这个项目跟你们黄总已经谈了很久,今天签合同。”<br><br>  林峰有些不满,一个前台,问那么多做什么。<br><br>  “非常抱歉,没有预约的人,黄总不见。”<br><br>  前台淡淡笑道。<br><br>  “我说了,我是林氏的总经理!”<br><br>  “抱歉,林氏集团,我只知道林雨真小姐,黄总交代了,林雨真小姐来,可以直接上去,其他人,不见。”<br><br>  “你!”<br><br>  林峰顿时怒了。<br><br>  这是什么意思?<br><br>  林雨真就这么有面子?<br><br>  她来就可以直接上去,而自己连见黄总的资格都没有?凭什么!<br><br>  “这是一个大项目,要是耽搁了,你承担得起责任么!”<br><br>  林峰说完,一甩手,“懒得理你,我自己上去!”<br><br>  他刚走两步,便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br><br>  “区区一个小项目,我黄某人还是损失得起的!”<br><br>  黄总来了!<br><br>  林峰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讪讪道:“黄总,您说的哪话,我开玩笑的!”<br><br>  “这个项目对您来说是小项目,对我林氏来说,可是大项目啊!”<br><br>  他急忙跑了过去,显得十分恭敬,“合同我已经带来了,不知道黄总……”:<br><br>  “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们林氏签合同了?”<br><br>  黄总却是皱着眉头。<br><br>  林峰一怔。<br><br>  忍不住道,“林雨真不是已经跟你谈好了?”<br><br>  “对,林雨真跟我谈好了,要签,我也是跟她签,你是谁?”<br><br>  林峰更是气了。<br><br>  他堂堂林家长孙,林氏集团的总经理,这黄总还问自己是谁?<br><br>  “我……”<br><br>  “我不管你是谁,这个项目,我只跟林雨真签。”<br><br>  黄总板着脸,立刻就有十几个保安跑了过来,“其他人没资格跟我签,送客!”<br><br>  “黄总,黄总!”<br><br>  林峰急了。<br><br>  这个项目若是黄了,那他会被家里打死的!<br><br>  对黄总来说是小项目,可对林家来说,可是能够改变命运的大项目啊!<br><br>  “怎么,想捣乱?”<br><br>  黄总转头,看了林峰一眼,陡然间,脸色一沉,“扔出去!”<br><br>  不等林峰反应,十几个保安直接抓着他,丢出了大门。<br><br>  “哎哟!”<br><br>  林峰还没好的手,又痛得惨叫起来。<br><br>  他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竟然被人直接赶出来!<br><br>  “林雨真!好你个林雨真!”<br><br>  林峰涨红了脸,见周围来往的人都盯着自己,更是恼羞成怒,“看来你跟这姓黄的,果然有一腿!”<br><br>  若非如此,这姓黄的,怎么只肯跟林雨真签约,而不肯跟自己签?<br><br>  现在林雨真已经被他们开除了,这件事,怎么都轮不到林雨真来。<br><br>  可事情办不好怎么办?<br><br>  林峰气恼不已,只能抱着合同,立刻去找林强。<br><br>  而此刻,顶楼的黄总,正恭恭敬敬打着电话。<br><br>  “飞哥,已经按你的要求做了,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物,竟然能请动飞哥啊?”<br><br>  他的脸上,满是恭敬,甚至带着一丝虔诚,跟面对林峰判若两人!<br><br>  “他,是我的大哥,不是请我,我只是为他办事,明白了么?”<br><br>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黄总浑身猛地一颤,立刻点头:“明白!”<br><br>  飞哥已经是深不可测,那飞哥的大哥,这大哥的大哥,又会恐怖到什么地步?<br><br>  他根本就不敢想!<br><br>  “黄玉明,你是不是觉得,这五年,你在东海市得到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br><br>  阿飞问了一句。<br><br>  黄玉明忙道:“若不是飞哥栽培我,我黄玉明不过一介街头混子,哪里能有今天。”<br><br>  “你再想想。”<br><br>  阿飞继续道。<br><br>  黄玉明顿时楞了。<br><br>  这不是答案?<br><br>  可的确就是阿飞的帮助,指点了自己几句,才能让他在几个关键的节点上,大获全胜,一举奠定了基础,发展到今天!<br><br>  没有阿飞的指点,黄玉明很清楚,他是不可能做到的。<br><br>  猛然间,他喉结滑动,声音颤抖起来:“是,大哥的大哥?”<br><br>  “还算聪明。”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文学]回复数字“29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br><br>  阿飞的声音传来,“他一句话,就能给你一切,同样的,一句话就能剥夺你现在的一切,你知道我的意思么。”<br><br>  “知道!”黄玉明立刻道,“多谢飞哥指点,黄玉明一定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br><br>  阿飞没有再说,直接挂了电话。<br><br>  黄玉明感觉双腿有些软,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长长吐出一口气。<br><br>  额头上,满是紧张的冷汗。<br><br>  原来背后的人,就是那位大哥,甚至只是因为他的一句话,才有了自己的今天!<br><br>  那是何等可怕的实力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文学]回复数字“29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br><br>  许久,他才平静下来,可内心的震惊,没有丝毫减弱。<br><br>  在他的脑海中,那位大哥的大哥,还只是一道影子,可就是这道影子,就足以让他顶礼膜拜!<br><br>  “看来,这林雨真跟大哥有关系,林强父子真是不知死活啊!”<br><br>  黄总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里的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