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屁股影視

首页  »  淫妻交换  »  停电后的春光灿烂
南方的夏天总是很热,到了晚上也感觉到一股股的热浪,要不呆在吹着空调的房间里感觉就简直是在桑拿一样,尤其是我现在正在做剧烈的运动,头上的灯一黑,空调,电视,电脑统统的没声没响,我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下面小弟弟却被差点吓软了。

  「怎么了?」被我压在身下的女友许思还没搞清楚情况,喘着气问道。我几秒锺後就适应了这黑暗而且安静的环境,底下的小弟弟的又开始重振雄风,我一边起伏着一边回答道:「没事,就停电了,过一会儿就修好了吧。」许思「嗯」的一声後也把停电这事扔到一边去,双腿又勾住我的腰,熟练的配合着我的冲刺。

  停电这玩意儿我还真不陌生,当年上学读高中那会儿就经常停电,那时候觉得停电还挺好玩的,尤其是在上晚自习的时候,大晚上的做题复习是最没意思的了,可突然那麽一停电,蔫头蔫脑的人立马就有精神的了,教师里也就和炸锅了一样,热闹极了,吹口哨聊天打闹,甚至趁机去摸摸女同学的手,也不怕被人发现。我有贼心更有贼胆,瞅准这时机,摸到那个平时就对我眉来眼去的班花旁边,毫不客气的玩弄那对尚未发育完全的小乳房,嘿嘿,就那麽几下,班花同学就成爲我的第一届女友了。可惜啊,才上大学就分手了,都没来得及尝尝那青梅的味道。

  可惜不见停电好多年了,我不由得想起了这些陈年的旧事。「好爽啊……用力,操我……」,可能是我一心二用了,动作才缓了点就被许思感觉到了。这个声音很悦耳,说话却很放荡,叫床呻吟风骚入骨,诱惑得让人发疯。

  我和许思交往两年多了,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立马决定要追她了。许思是一个杂志的记者,长得清纯漂亮,谈吐修养上佳,和她在一起总是让人觉得就如沐春风,对她有种说不出的好感。我是个想做什麽就不犹豫的人,尽管许思的追求者很多,在衆多的劲敌中我条件不是很突出,但我还是锲而不舍,充分的发扬了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三不怕死,对她张开了攻势。不过这世间上不怕死的不止我一个,想当年唐伯虎同学爲了进华府追秋香,敢把板砖往头上拍,现在那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别说是板砖,就是许思让他们喝三鹿那群牲口也能兴高采烈的喝得和王宝强一样。在一衆追求者中眼看我就要掉队了,没想到馅饼突然砸到我头上,某天许思采访某黑心工厂被不明真相群衆围攻,我正好路过,操起几块板砖,就冲了进去。当然我不是金刚葫芦娃,虽然也经常在厮混,但也比不过人家专业流氓啊。不过就算这样,我全身挂彩的英勇形象打动了许思的心扉,再加上我卧床的那段时间交往,我就这样成功了。

  能报得美人归已经是我天大的幸运了,没想到和许思交往到床上後更让我惊喜连连。很难想想这麽漂亮的鲜花在我之前没有被人采过,等她尝到过性爱的滋味後她也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她敢于和我尝试着花样百出的姿势,也会很配合着我做些调情调戏的事情。平时许思作爲一个记者在外面显得很精明能干,再加上她又漂亮可人,男人都把她当成心中的女神一样,都不敢亵渎冒犯她。我开始也一样,就算是做爱的时候也小心翼翼的生怕侮辱她,後来某次看a片看到女优给人口交的时候,我忍不住也向她要求了下,没想到她犹豫了下居然同意了。後来时间久了在我的有意无意间调教下,许思身心都对我放松,积极热烈的开展床上运动。

  现在就能看出我们这麽长久配合以来的默契来了,虽然房间里黑乎乎的但一点也不影响到我们的做爱,我擡起臀部抽出肉棒再插入到那个温热紧凑的蜜穴动作一点迟缓都没有,许思嗓子眼里发出的叫床声也一如既往的动人:「好硬……好舒服……,顶到里头了……要被你干死了……」,我最喜欢的就是她的淫言荡语,想到她平时那麽的端庄大方,在我的胯下却说着那些放荡无羞耻的话我就觉得特别的刺激。「好思思,你真是迷死我了,看我怎麽操死你……」我知道思思也喜欢听这些粗话的。果然思思很兴奋,蜜穴的嫩肉一阵阵蠕动,夹得我的肉棒欲仙欲死。

  一口气插了上百下後我把许思的两条腿擡起来搭到我肩上,动作转成慢条斯理的一进一出了。这种姿势我很喜欢,许思被压到前面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一个躺到地上的7字一样,修长白皙的大腿紧绷着的脚丫充满了诱惑,现在虽然看不着,但手上摸着体会着那份细腻滑嫩一样回味无穷。许思平时经常练瑜伽,这个对身体柔韧性要求较高的姿势她却不觉得难受。

  我和许思的床上运动总是要持续很久,被我调教过的许思胃口也很大,所以适当的调整也是必要的,我们这种和风细雨般的动作也是我们休养生息的手段之一。不过没两分锺,房门突然被推开了,悉悉索索的好像还进来一个人。黑灯瞎火来小偷?我脑子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许思却没有察觉到,性爱中的女人身体敏感但对环境却很迟钝。现在这个局势很不妙,我的小弟弟被许思的蜜穴咬着,上面赤身裸体手无寸铁,我只能停下来按兵不动。

  「思思,你在吗?我怕。」那人影却仓皇的问话了,声音里还还带着颤音。

  一听到这话我就放心了,原来是许思的好朋友沈佳。话说我忘记交代了,因爲我和许思工作地点虽然都在一个市里,但也离得不近,平时我都是住在单位的单身公寓里,而许思和沈佳合租一个小户型的两室两厅的房子,不过两人都各住一屋的,怎麽她跑过来干嘛?

  许思这才发现有人进来了,听到是沈佳的声音却又放松下来,却忘记我们还在做爱了,回着她话说:「是佳佳吗,你怎麽了?」,沈佳闻言舒了口气,「停电了,屋子好黑,手机又没电了,我好害怕。」沈思噗哧一笑,「这麽大人了,居然还怕黑。」沈佳好像也很不好意思,「小时侯就很怕黑,今天晚上我就睡到你这了。」说话摸摸索索的走到了床前。话说这麽长时间我没开口,就因爲这时候太尴尬,等到她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许思也发现这个情况了,脱口而出:「不要!」,沈佳取笑着说:「你还害羞什麽呀,以前我们睡了这麽多次,你呀,下面有几根毛都清清楚楚。」本来我下面都快软下去了,一听到这麽露骨的话,又一下就硬了,顶得许佳呀的呻吟起来。

  「石,石头……,你怎麽在这?」,这下轮到沈佳大吃一惊了,她立马又意识到我们正在做什麽,顿时尴尬不已,要是现在能看得见的话,我估计她脸色也一定很精彩。既然她发现了,我也懒得遮掩了,索性大大方方的给她打了声招呼,「是我,我怎麽不能在这啊,美女什麽时候也负责查房了,要不要给你出示下身份证啊。」「呸,我要是警察的话,就把你们抓起来了,一对奸夫淫妇!」沈佳被我出口调戏有点气急败坏,转身想走,又犹豫起来估计还是不敢一个人待在那边,最後还是爬到床上靠墙的那一侧,说:「你们继续吧,等来电了我就过去。」说起来现在许思对性爱的接受度也很高了,在我的熏陶下,她和我一起看了不少的东瀛爱情动作片,什麽3p4p多人之类的也不陌生,实践中我们也在无人发现的地方也打过野战,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过。我是无所谓,沈佳是个女的,再怎样也轮不上我吃亏,没想到许思居然也没意见,可能是她觉得黑灯瞎火的反正沈佳也看不到,或者她也很想体验这种特别的刺激感吧,我觉得她好像小穴里更有反应了,一张一合的咬得我龟头酥麻酥麻的。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过双飞的梦想吧,看电影里3p大战总是幻想自己也有那麽一天,没想到现在也出现了这一幕。沈佳也长得很不错,两条长长的腿,前凸後翘,头发长长顺顺的,面容清秀,是个很有味道的江南美女,她在银行工作,性格开朗活泼,平时也有不少的人追她。由于她和许思关系很好,我们也在一起吃饭玩乐,但也没熟到做爱都不回避一下的程度。今天机缘巧合居然能在她面前上演一场春宫戏,真是十分期待啊。当然,我也没敢动沈佳,毕竟她是许思的好朋友,侵犯了她後果会很严重。不过,就算这样也很刺激,我身体里的荷尔蒙都熊熊燃烧起来,就想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我低头轻轻的在许思耳边说:「我要狠狠的操你……」,许思在好姐妹面前听到这话,耳朵都发烫了,情欲也更加高涨起来,「我要你操我,从後面操我……」。

  呵呵,虽然不能把另外一个美女吃到手,但有在她面前表现的机会,我肯定不会放过。许思很自觉的就面朝沈佳,双膝跪趴在床上,圆臀竖起来等着我的肉棒进入。这种犬交式的姿势我最喜欢了,这姿势的美妙之处想必大家都知道。不过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有的女人觉得太羞耻太下贱,又不能和男人面对面交流会觉得没安全感。但思思也很喜欢,她很乐意把她放荡的一面展示给我,满足我的占有欲。我跪在她後面,双手抚摸着那两瓣丰满的臀肉,挺着坚硬的肉棒一下子就插到底,接着就是毫不怜惜的猛烈冲刺。思思立马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也顾不得最好的姐妹就在身边了,呻吟起来:「好硬啊……冲到里面了……好爽……」,再加上我冲击到她屁股发出的啪啪的声音,气氛真是迷乱极了,也不知道沈佳听到心里是什麽感觉。

  在我们做着的时候沈佳也没睡着,翻来覆去的动个不停。终于她不能装得无动于衷了,赌气一样的和许思说:「热死了,你们两个狗男女,怎麽还不完,思思,你叫床声音太大了。」许思喘着气反驳她说道:「你才是狗男女呢,还说我,你以前和男朋友做的时候,也不一样喊得我这边都听得到的。对了,说起这个,怎麽好久没看到他了。」沈佳叹了一口气说「早分手了。」许思突然来精神了,「怎麽了,干嘛分手呢,你怎麽没和我说过!」我真服了她,这种时候居然八卦起来。

  「分手又不是什麽好事情,分就分了,干嘛满世界的宣传」沈佳话说得很轻松,不过语气还是有点落寞。

  许思被我在後面干得娇躯乱颤,一边却不忘记鼓励好姐妹「说得也是,不过也没关系,你这麽漂亮,还愁找不到帅哥!」。唉唉,这两女人一个侧躺着一个跪趴着,面对面居然就这麽聊上了。不是双飞吗,怎麽成这样了,我心里泪流满面啊。沈思好像觉察到了我的不满,赶紧撅着屁股前後套弄着。

  「哪有这麽容易啊,不像你好运,石头这样的好男人可不是那麽好找的。」这个沈佳,还蛮会夸人嘛。

  「呵呵,哪有啊,石头也就一般般了。」许思谦虚着回答,这话我可不爱听,尤其是现在这时候,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可忍小弟弟坚决不忍。我抓着许思的屁股下面凶猛的冲刺进去,再快速的抽送出来,刮得小穴里面的嫩肉都快烫起来了。

  许思这下受不了了,声音一下子就断断续续了:「老公……我……我错了,你……好厉害!大棒子……干穿了呀!」黑暗里也看不清沈佳的表情,就听到她声音一颤,娇嗔道:「死思思,叫得这麽骚,也不怕被人听到……」「啊……啊……不行了,……要被操死了,……不管了,你爱听……就听吧!

  许思开始胡言乱语了,估计现在就算把她拉到街上去干她也说不出反对。

  「我才不爱听呢,嗯……」沈佳嘴上说得很硬,却没有转过头去,而且声音里似乎也有点点异样了。

  嘿嘿,看来这淫靡的气氛也让她受不了了,但要她也投入到我们的大战来也还是有困难的啊,不过毛主席说得好,有困难我们要上,没有困难我们创造困难也要上,换到这时候,沈佳有需求了我要上,没有需求我给她创造需求也要上。

  于是我开始开动想着主动出击挑逗沈佳了。别看我下面动得和马达一样,这会儿脑子也转起来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统一我和思思的思想,攻下沈佳这个山头。落实到实处就是坚决满足许思的要求,再利用许思她们亲密无间的关系,从内部攻破沈佳的堡垒,最终让沈佳臣服到我的胯下。

  和许思这麽长时间了我自然知道怎麽能让她欲仙欲死,她身体敏感带很多,耳朵脖子乳头阴蒂阴唇大腿都是,但最最敏感的却是菊花,每次一摸上去她就受不了。现在就正是来这招的好时机啊,许思小穴里淫水横流,我用手指蘸了些顺势点在那朵小菊花轻轻的抚摸起来。许思的菊花也很漂亮,小巧精致呈粉红色,每次後入的时候看到它就心醉,早就盘算把这个小洞洞也占爲己有了,以前许思倒也不反感我我碰它,但真要进去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害怕,所以现在也还是处女地。当然我倒也不是很心急,革命导师列甯同志说过: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许思上下两张小嘴我都用过了,攻占後门的那天还会远吗。

  这些话题扯远来,其实是我手指才碰上去,许思身体就颤抖起来,「讨……讨厌了,怎麽又玩人家……人家後面……我受不了了,要飞起来了……」。

  沈佳也好像被感染了一样,呼吸急促起来:「思思,你在说我也快受不了了,好热,你热不热?」「是……是啊,好……好热!小石头烫得我舒服死了。」许思脑子有点不够用了,答非所问。

  「小石头?小石头是什麽东西」沈佳也迷糊了。呵呵,这是许思给我我石头的小弟弟取的爱称,不过像到战况激烈的时候,许思更喜欢说得下流直白。

  「小石头……是我的宝贝,是石头的大肉棒棒……大鸡巴呀!」许思被我弄得忘记了羞耻。

  「啊!!!……思思,你说话怎麽这样粗俗」沈佳也没料到许思口不择言了,顿了顿,却问道:「小……小石头,真的有这麽好吗?」嘿嘿,看来我的手段很有效啊!以前我听到别人吹自己女朋友乳房多漂亮屁股多滑的时候下面总是反应热烈,这好比偷窥更让人觉得刺激一样,更何况女人这种好奇心重的动物。果然沈佳开始有冲动了,下一步我就是要慢慢的挑逗出她的情欲。于是我用食指慢慢的侵入了许思的菊花里面。

  受着双重刺激的许思,叫着床还不忘和好朋友交流:「受不了了……要被操死了……大肉棒……好粗,好……硬,好烫啊!佳佳……你又不是没做过!」孺子可教啊,这广告,这番言传身教,效果杠杠的。!

  「是……是很舒服了,不过,哪有你这麽夸张!」「小石头是最……最厉害的,小穴穴都快被插爆了,爽死了……大鸡巴了最……棒了!」这广告做的,比候总的八心八箭广告还声情具茂了。「佳佳……你要不要也来尝尝?」「我才……不要……我自己用……用手也……能解决!嗯!……嗯……!」沈佳喘着气,说着话。再伴随着床单的动静,我才发现她一直在自慰。

  想想着那麽一个美女躺在身边,白玉般的手指放在下身小穴里,压抑着装作没事的样子和我们说话,再加上胯下的女友膣腔里面的嫩肉挤压着我的肉棒,以及手指传来她菊花的感觉,我欲火焚身,顾不上别的了,死命的往里冲刺,一时间就听到啪啪冲击屁股的声音。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许思哀号一声,肉洞最深处涌出一股热流来,打在我龟头上让我浑身一哆嗦,也紧跟着精液也发射了出去。

  然後两人都无力的趴在床上。

  房间里激烈的战斗硝烟散去,我们的喘气声小了下去,沈佳的呻吟却大了起来。我歇了一会儿後精力回复了一些,也开始有心思观察沈佳的情况了。翻了个身,手搭到了一个浑圆的大腿上,我立马就反应过来这不是许思的,因爲刚才我们运动那麽激烈,她身上也流了不少的汗,不过我也没有缩回来,嘿嘿,有便宜不占是孙子。我不动神色沈佳却有了反应,身体突然绷紧了,温度也上升起来。

  沈佳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嘴里还埋怨我们:「好,好难受!你们两个舒服了,却害死我了!啊……啊!」许思翻过身去,手摸到沈佳身上去,「来,让我来安慰安慰你!……哇,你的胸也不小嘛!」沈佳嘤的一声没有反抗,任由她的好朋友手在身上游走,「嘻嘻,你的乳头硬了哦……」许思手到了要害地方,她在上面明修栈道,我在下面也同样暗渡陈仓,手不之不觉的就摸到那那片神秘地带,那里湿漉漉的春潮泛滥了。

  「不要,我真受不了了!」沈佳都带着哭音了,也不知道是对许思说呢还是对我求饶。

  「看你这麽难受,要不让我家石头做回雷锋好了。」呵呵,许思自己爽够了,就大度的让好姐妹也尝尝甜头。

  「真?真的?别骗我,我快疯掉了。」沈佳看来饥渴难耐了。不等许思回答,就顺着我的手扑到我身上,紧接着两只手从我胸口一路乱摸到胯下。

  我的双飞梦啊!终于就要实现了吗,我心里无声的呐喊!等那两双手抓住那条肉棒的时候,沈佳都快哭出来了:「它怎麽软了,你不是说它厉害吗!」傻孩子,刚射过哪能这麽快就生龙活虎呢,许思赶紧安慰她:「别急,它马上就硬了,我家小石头可厉害着呢,嗯……要不你用嘴把它吹起来?」我一听乐了,简直想抱起我的好思思亲一口,她可真是够贴心的,就知道我喜欢这一套。

  「口交?」沈佳迟疑了一下,不过马上我就感觉到龟头进被潮湿的舌头添了一下,然後龟头被温热的口腔包裹进去,我享受着这份愉快的感觉,脑子里出现沈佳那张俏丽的脸庞,想想她那个樱桃小嘴要含住我的大肉棒应该也不容易吧。

  脑子里意淫着她的表情,阴茎慢慢的张大起来。沈佳见我的反应很热烈就越发的卖力起来,嘴巴被撑成o形也,舌头却努力的在里面舔弄着,这美女的口交技术还真不错,看来以前没少锻炼啊,就不知道她下面的滋味如何,嘿嘿,想想等下就要把干进她的小穴里,那根肉棒又坚硬如铁了。

  正当我摩拳擦掌准备大战一场的时候,意外又发生了——来电了!突然间灯光大亮,刺得我眼睛都睁不开。这时候空调也重新开起来了,电视也传出了声音,但房间里气氛好像却凝固了一样。来电了……这不是坑爹吗!这时候怎麽能来电呢!我尴尬的看着趴在我胯下还含着那根大肉棒的沈佳,沈佳继续保持着深喉口交的姿势,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女朋友许思,她脸上带着那种满足後的神情,她也在看着我们,嘴角却露出另外一种奇异的微笑。现在这事情尴尬了,黑灯瞎火的时候大家都彼此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做了也就做了,就当作一场虚幻的梦。现在猛然之间来电了又好像从虚幻中回到现实,一时间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说起来这局面我也很无辜的,毛主席可以作证从头到尾我没有对沈佳用强的,许思大方送礼,沈佳顺水推舟,我不过坐享其成而已。不过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我可不会说出口,现在满屋春色,风光旖旎,赏心悦目,能多看几眼就多看几眼。许思自然不用多说,我对她高潮後的样子很熟悉,沈佳现在这样子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位江南美女的皮肤本来就很白皙,情动之时透出一层红晕,显得更加明艳动人,由于她张着嘴含住我的命根子,脸形有些扭曲了,不过不损美貌容顔。也不知道她什麽时候把睡衣脱掉了,从我这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她那对美乳,比思思的大些形状也是很美,乳头都硬硬的立起来了,让我心里发痒直想抓住狠狠的蹂躏一番,再往下看乌黑的毛发就遮住那片神秘之地了,当发现她那条纯白色小内裤就挂在小腿处时我的欲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本来就很粗的肉棒又好像涨了一圈。沈佳被我这麽一弄都憋得快翻白眼了,挣紮着把肉棒给吐了出来。

  我以爲事已至此看来今天的艳福到这就要结束了,沈佳就算再想要也没勇气在许思面前再给我口交吧。没想到今天意外连连,许思也爬到了我裆下,用手摸了摸那根杀气腾腾的大肉棒,说:「哇,小石头好吓人啊,又这麽大了,佳佳,这可是你弄成这样的,我今天没力气伺候它了,你可要负责把它给摆平哦!」做记者的有几个不心思灵动的,察言观色更是里中能手,她这话一出既避免了这尴尬气氛,又化解了几个人心里的顾虑,沈佳这欲火也不是说去就去的,但脸面上肯定不是很好看,现在许思给了这麽一个台阶,她还不顺水推舟。至于我,呵呵,更是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幸福了。果然沈佳白了许佳一眼,没有推辞,又低头含住我的肉棒吸吮起来。

  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放开了就没那麽多顾虑了,那麽一段时间就好比看电影的按下了暂停,现在又继续开始而已,区别之处,就是画面从黑白的一下子就过渡到蓝光高清的了。许思不比刚才的沈思只能听听音效,她可是近距离的观看着沈佳爲我口交的画面,她的欲火也被撩拨起来了,竟然也伸出舌头,一会儿舔舔没被沈佳含住的棒身,一会儿舔弄沈佳的小脸,两手还不甘寂寞的摸她的乳房。

  口交的乐趣不光是在于身体上的感受,更是精神上的享受,沈佳和许思口交时媚眼如丝的那种神态就好比最厉害的春药,挑逗我身体里每根神经,让我有种帝王的征服感。要不是我刚才射过一次,恐怕我就要忍不住射到她们嘴里了。

  可能是性格原因,沈佳在床上比许思更积极主动,舔了一会儿後她就翻身跪坐到我身上,细腰扭动着追寻着我的大肉棒,然後重重的坐了下去。哦,我们同时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她的小穴看来也很长时间没进过客人了,肉棒才刺进去就感受到蜜穴里嫩肉的热情招待。沈佳上下起伏套弄着,嘴里叫唤着:「啊……啊……好舒服……好爽」,许思趴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们交合之处,惊讶的说:

  「佳佳,你水好多啊!你也是小色女啊!」「别……别……笑话我,我才……不色!」沈佳还落不下脸面呢,「还嘴硬,石头你出来,让她做清纯玉女!」许思吓唬着说,「别……别……我是色啦,我要啊!」想不到沈佳信以爲真,着急了。

  「这样才对,佳佳,石头最喜欢女人发浪了,你越淫荡他越喜欢呢!」许思此时就像个恶魔一样,不像她平日的形象。不过我能猜到她的想法,毕竟我和她做的那会儿她叫得那麽下流不知羞耻,她怕沈佳心里会瞧不起她的,此时趁机把沈佳也变成这样,以後谁也别笑话谁了。许思继续诱导着:「佳佳,你喜不喜欢小石头呢。」「嗯……嗯……喜欢,我喜欢大肉棒……大鸡巴呀!」沈佳沉迷进去了「喜欢大鸡巴什麽呀?」「大肉棒……好硬,好大,我……喜欢被大鸡巴操,大鸡巴……操到子宫,操破小……骚穴!」也不知道是听取了许思的教导呢还是沈佳也就这风格,随着进入状态叫床也越来越露骨了。

  「佳佳,你的小骚逼被几根鸡巴操过了?」八卦党凶猛啊,许思果然是记者,这时候还不忘记做个采访。

  「啊……四……四个,我被四根鸡巴操过了……」沈佳此时知无不言「佳佳你好浪,被这麽多人操过,最早是被谁操的」「嗯……嗯……大三的时候……被男朋友操的……」「他是怎样操你的……」「不……不记记得了……」「还有谁操过你!」「後来谈的两个男朋友,啊!他……他们都没有石头厉害啊……石头鸡巴是最棒的……」「嗯,嗯,石头是最厉害的,我最喜欢他从後面干了,边干边说我是只小母狗呢……」「母狗式……我也也喜欢了……石头……我也要做你的小母狗……请你……粗暴的干我」这种要求我是求之不得,都不把肉棒从洞里拔出来,直接把沈佳从观音坐莲的姿势推倒成犬交式,许思爬到她身下让她趴在自己身上。

  「佳佳,被从後面操是什麽感觉?」「唔,好深……小穴像被干穿了,像母狗一样,感觉好……淫荡啊!」「是啊,什麽羞耻都不要了,这滋味也挺刺激呢」「要刺激……就让石头给你带上狗链,像外面遛狗一样把你牵到外面去让别人看。」「啊……不要,好丢脸,石头会不舍得的,我只做石头的母狗啊,嗯……我下面也好痒,佳佳你用嘴巴来舔我小穴吧……」「好……好的,嗯?下面好猩啊,还有石头的精液呢!」「对,舔我阴核,舔我小穴……嗯,你舌头舔到我屁眼了!」「思思你屁眼很漂亮呢,石头有没有操过这里呢?」「啊……感觉好奇怪,嗯……还没有……石头想操,我有些怕怕……?」「思思的漂亮屁眼被操的话,也肯定会……会很漂亮的,哪天我帮帮你把它洗干净让石头操……好不好。」「嗯……嗯……好啊!石头的大鸡吧这麽大……会不会把它操坏呢?」「不会的了,a片女优的被几个人轮流操屁眼小穴,也不会坏呢!」「人家还要出去采访呢,要是屁眼被操肿了,被别人看出来就丢脸啦!」「嘻嘻……那些男人知道外表这麽清纯的思思屁眼都被操了,肯定会被吓死的……」「还说我,佳佳你也是假正经呢,你这麽了解,是不是屁眼也被人玩过了?」「还……还没有了,不……不过,屁眼有次被男友塞进了跳蛋。」「哇……你挺厉害的,下次我让石头操你屁眼好不好!」「好……好的,思思你舍得让石头再玩我吗!」「我们是好姐妹嘛……」「思思你真好,以後我也可以让老公操你……,啊啊啊……石头你干嘛打我屁股,疼……」「打得好,石头,把这母狗屁股的打肿,我只会让石头玩……别人想都别想!」「我错了,……石头别打了……你狠狠的操我吧,我也只让你操……只做你的母狗啊……你想玩我哪里都可以……」「佳佳……告诉你个秘密哦,其实石头早就想操你了……」「啊……是……是吗……」「是哦……记得上周我们出去玩吗,你穿着短裙,里面穿的是丁字裤吧」「唔……唔……是的,你怎麽知道的。」「你爬山的时候我们在你後面看了到哦,毛毛都看清楚了,石头下面都硬了……」「啊……好丢脸……」「佳佳你穿成那样,是不是想要男人视奸你啊……」「不……不是的啦,都怪你们了……」「我们怎麽了?」「你那天前晚上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是不是正在被石头操……」「啊……你知道了?」「废……话,你说话语气那麽怪,谁都能猜出来……」「真的吗?呵呵,你就动心了?」「是……是啊,你们坏死了,我听得下面水都流出来了,里面都受不了了」「那你还和我讲那麽长时间……人家也忍这句话忍着不叫出来,也很辛苦呢」「嗯……要是我被石头这样操,肯定要叫出来的。」 本文来自织梦「早知道了,你被上任男友操的时候,我都能听到呢……」「嗯,嗯,思思……石头好厉害……比他们都强呢……」「嘻嘻,石头当然最厉害了。」「我快不行了……我要他射到我子宫里……」「不要,你不是她女朋友,他不可以射到里面的……」「啊……我要来了……」「石头射到佳佳嘴巴里……女优都这样呢!」「好……我也要做女优……石头的女优……喝石头的精液……」「嗯,石头射到你嘴里,射到你脸上……射到你身上」「我喜欢这种感觉,呜呜……我是不是很变态啊……」「没……没有了,我也喜欢石头这样对我呢。」「啊……石头射得好多啊!都射到我脸上了……「「嘻嘻……我来给你做个精液面膜吧」「也分你一点吧」「好啊好啊!」阿甘同志说,生活就像吃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吃到什麽滋味的巧克力。嗯,在精液喷薄而出的那一刻,我由衷的感谢国家,感谢坑爹的中国电力,让哥吃了两颗美味的巧克力。